流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 《流年》

年前就轰轰烈烈的裁员,自然这个裁员也包括研发团队。更不幸的是团队内有人被领导盯上了,年底的时候一再暗示让他换部门,调到另外的部门,当然到了另外的部门之后,下一步就是在另外一个部门被优化掉。为了让大家过个节,我和另外一个领导一个拖字诀,拖到了年后。

终于,年后又开始新的一轮折腾了。研发团队继续裁员,这次再不网上报就顶不住了。跟所有人沟通后,有人也有走的意愿,于是就把这几个人报了上去,不过好在这次能拿到 n+1 补偿,虽然走了,但是也算是值了。主要是,他也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条件了,我已经尽力挽救多次,这次真的是无能为力。

上周,因为事情比较多,再加上有人要走。一周连续 4 天都是在外面吃的。本来也不喜欢喝酒,再加上感冒了尚未痊愈,也就没喝。简单一聊,感觉所有的人都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就这么混着。得过且过,也几乎没有了斗志。也是这次才知道,那个研究玄学的同事,并不是免费的课程,听老师讲课,竟然投入了 2 万多块钱。吃饭的时候说,准备苟一年,等出师之后,就开始把这个作为失业了,能算流年,股市,公司远景等等。不过也是在那时候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离谱。

之前因为工作不力,手上的一些工作被分了出去,交给了其他人,当然我也乐的清闲。毕竟那个烂摊子,永远都收拾不完。在交出去之后,我就知道之前想重新规划下系统、业务、路径的想法又破灭了。新的代码已经成了另外一坨屎山,比原来的更岌岌可危。如果之前的屎山,只是屎山。那么现在的屎山感觉像一个倒金字塔的屎山,随时可能倒下来。

周四中午的时候,我去超市买了一瓶 monster。刚回到工位上,H 姐(我们的后端工程师,比我稍微大那么一丢丢)俯身到了我耳边说了一句话。第一次她的声音太轻了,我没听清。又问了一句,才明白,她想跟我聊聊。

这时候,我仔细看了下她的脸,脸颊上还挂着泪珠,明显刚刚哭过。我赶紧从椅子上蹦起来,带她去会议室。

其实,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大概就是到是什么事情了。果然不出所料,说跟项目经理无法沟通了,压的太急太死。不听劝,东西上了之后各种问题。这自然也在意料之内。我安慰了她一通,简单的说了下解决办法。虽然项目不过我管了,但是这个人毕竟还是我的人啊。也不能这么离谱吧,我跟她说,回家休息吧。项目经理的电话不用接,如果有事让他找我。送走了 H 之后,继续去处理别的烂摊子。

周五,是要离职同事 Z 的最后一天,晚上依旧是饭局。这次比较简单,选择的是喜来登酒店的自助餐。感觉好多年不曾吃过自助了,主要是也不知道吃自助该吃什么。上次吃自助貌似还是请别人吃的烤肉自助,现在算起来,有两三年多了吧。吃饭的时候,拍了个图片发到了一个群里,结果里面有个傻吊引用了回复了个“吃屎”,对于这些脑子有毛病的人我也懒得搭理,就直接退群了。

其实海星这个东西,除了青岛人,貌似没人会吃这个东西。并且这个东西吃多了也有点反胃,最开始切的生鱼片和鱼籽,结果芥末沾多了。吃下去的那一刻,直冲天灵盖,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虽然,内心不凄凉,但是看起来却颇为凄惨。吃饭的时候聊到了程序员,L 终于意识到程序员就是新时代的农民工了。甚至连农民工都不如,他说他的很多同事,跑航运的,做医生的,当公务员的现在感觉都比自己强,认识各种领导,感觉圈子会大很多。之前程序员是工资高,现在程序员工资也不大行了。

这个自然也在意料之内,程序员这个东西,在国内,老了就不值钱了。反倒是他说的其他行业都是越老越值钱,到了后期自然差距也就出来了。然后就撺掇着我让我继续往上爬,我说爬不动了,现在当咸鱼就蛮好的。也不想多费脑子了,智商有限。

人生本来就是人来人往,这俩人都是我带到现在的公司的,现在有人要走了也属正常。毕竟,没有什么是长久的。走了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周六,依然是长途跋涉,回老家隔壁县城去接老妈。照顾姥爷的任务又告一段落了,可以回自己家休息一段时间了。路上,进服务区的时候,忽然收到了一条消息,瞬间,觉得自己也没什么隐私了。连服务区都能实时获取到你的行程。

人来人往,聚散离分,到了这里似乎,感觉人生也就是那样,似乎也没什么太多的意思。对比下去,又到了那种人生了然无趣索然无味的状态。

回到县城,依然是去台球厅打球,这次,带上了自己的球杆。又差不多两年时间未曾用过了,就这么扔在后备箱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变形。前端时间看到之前加的台球俱乐部发了一根四叶草的球杆还蛮好看的,粉粉的。

然而,实际情况是,自己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打球。之前在厦门时候一直玩的英式,回到北方之后只有美式,说实话,自己对于美式台球手感一直比较差。或者说,适应能力有问题,还是水平太菜吧。

在打球的时候进来一个摄影师,刚开始还以为是要拍宣传片,后来看到进来一位穿婚纱的小姐姐。才明白,原来是来台球厅拍婚纱照的。这个创意真不错。不过,在他们拍的时候,我简单的瞄了两眼,发现他们貌似不会打球,所以,就是摆拍吧。不过即使这样也蛮好的,婚纱照嘛,本来就是演的不是。更何况还是跟那个他。

眨眼功夫,又到了四月份了。然而,今年似乎自己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已经过去了 1/4。时间,总是在这一刻觉得又快,又慢。下午洗车的时候,发现洗干净了,身上那些隐蔽的伤痕都露出来了,各种坑洼,各种划痕。

她,有些老了,而我,似乎也有些老了,尽管我不承认。

☆版权☆

* 网站名称:obaby@mars
* 网址:https://oba.by/
* 个性:https://oba.by/
* 本文标题: 《流年》
* 本文链接:https://oba.by/2024/03/16105
* 短链接:https://oba.by/?p=16105
* 转载文章请标明文章来源,原文标题以及原文链接。请遵从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中国大陆 (CC BY-NC-SA 2.5 CN) 》许可协议。


You may also like

70 comments

  1. Level 3
    Microsoft Edge 124 Microsoft Edge 124 Windows 10 Windows 10 us加拿大

    海星这东西确实,腥得要死,有什么吃头啊!我们大连本地人都没有吃的,现在看好多摆摊的卖给外地游客。而且那海星品种也不是我们本地的。

    1. 公主 Queen 
      Google Chrome 118 Google Chrome 118 Mac OS X 10.15 Mac OS X 10.15 cn山东省青岛市 联通

      的确吃海星的不多,嘻嘻
      偶尔吃一个还 ok 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